Loading… 业绩连跌 莎普爱思能摆脱滴眼液单品依赖吗_TOM健康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业绩连跌 莎普爱思能摆脱滴眼液单品依赖吗

2021-04-20 09:18 北京商报网   

 

业绩连跌 莎普爱思能摆脱滴眼液单品依赖吗

4月19日,莎普爱思披露2020年年报,该公司营收同比下降30.57%至3.58亿元,亏损1.79亿元。尽管莎普爱思将业绩下跌的部分原因归结为受疫情影响,但不可否认的是,滴眼液事件的影响还在持续。报告期内,莎普爱思滴眼液营收同比下降49.4%,这是自2017年“神药”事件后的第三年下滑。业绩压力下,莎普爱思通过剥离中成药业务,布局医疗服务业务自救。不过从目前来看,滴眼液业务仍占莎普爱思总营收的30%。

亏损1.79亿元

根据年报,莎普爱思实现营收3.58亿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1.58亿元,同比下降30.57%;亏损1.79亿元,上年同期盈利785.73万元。

作为一家以生产、研发和销售化学制剂药等为主要业务的医药制造企业,莎普爱思的主要产品包括莎普爱思滴眼液等。近三年来,莎普爱思的业绩持续萎靡。2018年,该公司营收同比减少35.3%至6.07亿元,亏损1.26亿元。2019年,莎普爱思实现扭亏为盈,净利达785.73万元,但营收较2018年同比下降15.06%至5.16亿元。

针对2020年亏损1.79亿元的原因,莎普爱思在年报中表示,主要是受疫情影响,公司滴眼液、大输液等产品销售收入与上年同期相比均出现明显下滑所致;亏损主要受疫情影响,公司销售收入下滑;公司全资子公司强身药业本期发生亏损3724.91万元;因强身药业100%股权挂牌转让事项,公司计提固定资产及无形资产减值损失8539.45万元;根据公司经营决策,公司关停部分亏损及低毛利产品生产线,公司计提固定资产资产减值损失2052.74 万元。

针对公司具体关停哪些产品生产线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莎普爱思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主营产品乏力

事实上,莎普爱思业绩下滑的背后是对主营产品依赖严重。数据显示,2014-2016年,莎普爱思营收、归属净利润均保持增长态势。其中2016年,莎普爱思的营业收入达9.79亿元,滴眼液产品为其贡献了约7.54亿元的收入。

2017年12月,一篇题为《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 “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报道令莎普爱思陷入“神药”风波。上述报道指出,莎普爱思滴眼液被批准的适应症为“早期老年性白内障”,但该公司在广告中模糊掉“早期”二字,宣传可以预防治疗白内障并列举相关症状,存在用症状替换疾病现象。

“神药”风波后,在广告停播整改等一系列措施下,莎普爱思主营产品滴眼液能给公司带来的业绩贡献越来越有限。2018年,莎普爱思滴眼液销售量同比下降51.51%,给公司带来的营业收入也同比下滑52.58%至3.25亿元,报告期内,莎普爱思滴眼液业务营收占比下滑至53.5%。

医药行业投资人士李顼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企业来说,依赖某一单品意味着抗风险能力较弱,业绩也与该单品紧密相关。2020年财报显示,莎普爱思滴眼液产品营收同比下降49.4%,为下滑幅度居首的业务板块。

另外,在国家监管部门2017年12月的通知要求中,莎普爱思需在三年内拿出滴眼药临床试验的一致性评价结果,如果不能顺利通过,产品便不能再在市场上销售。莎普爱思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全力以赴推进苄达赖氨酸滴眼液一致性评价相关工作。截至本报告披露之日,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等9家单位已通过伦理委员会的审查,其中南昌市第一医院等6家单位已启动筛选招募工作。

布局新赛道

从2018年到2020年,业绩承压的莎普爱思药业做了很多尝试。2020年8月,养和投资入主莎普爱思,谋求医疗服务新的产业方向,同年10月,莎普爱思完成泰州妇产医院的并购、启动公开挂牌剥离强身药业等。

2021年4月,在四次下调挂牌价后,吉林省岳氏天博医药有限公司通过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以公开摘牌的方式拟受让莎普爱思旗下强身药业100%股权,摘牌价格为8200万元。

医疗服务或是莎普爱思发力的方向。2020年12月,莎普爱思披露了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使用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投入“泰州市妇女儿童医院有限公司医院二期建设项目”的建设,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6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集资金净额将全部用于泰州市妇女儿童医院有限公司医院二期建设项目(4.5亿元)和补充流动资金(1.5亿元)。

在莎普爱思方面看来,医院现有医疗设施由于受到场地面积、设备数量、医护人员数量等限制,已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医疗服务需求。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将建设一座新医院大楼,引入一批高端医疗设备及专业人才,同时对原有的信息管理系统进行升级,二期建设项目建成,将较大程度提升公司医院的业务规模与服务水平,增强盈利能力。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泰州市妇女儿童医院有限公司与莎普爱思目前均属同一实际控制人下属企业。业内人士认为,林弘立、林弘远兄弟收购莎普爱思之后将资产注入,更多是为了将旗下非上市公司的资产转移至莎普爱思实现增值变现。

布局医疗服务业务能否奏效尚待时日。从2020年年报来看,莎普爱思的诊疗服务实现营收2719.03万元,占比较小。滴眼液产品的占比仍高达30%。

北京商报记者 姚倩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