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细胞》:比起原始新冠病毒,3种南非新冠突变株抵抗疫苗中和力高达40倍 _TOM健康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细胞》:比起原始新冠病毒,3种南非新冠突变株抵抗疫苗中和力高达40倍

2021-03-15 16:40 前瞻网   

 

《细胞》:比起原始新冠病毒,3种南非新冠突变株抵抗疫苗中和力高达40倍

新冠病毒在整个大流行期间发生了变异,新变种在世界各地出现,包括可能具有更强的传播性或逃避免疫系统能力。这种变异已经在加利福尼亚、丹麦、英国、南非和巴西/日本发现。了解COVID-19疫苗对这些变种的效果如何,对阻止全球大流行的努力至关重要,这也是麻省理工学院(MIT)、哈佛大学和麻省总医院拉根研究所(Ragon Institute)新研究的主题。

最近发表在《细胞》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拉根研究所核心成员Alejandro Balazs博士发现,辉瑞和Moderna新冠疫苗诱导的中和抗体对首次在巴西/日本和南非描述的变种的有效性明显较低。Balazs的团队利用他们测量艾滋病毒中和抗体的经验,为COVID-19创建了类似的分析方法,比较抗体对抗原始菌株和新的变种的效果。

“我们能够利用现有的独特高通量能力,并将其应用于SARS-CoV-2。” Balazs,“当我们测试这些新菌株抵抗疫苗产生的中和抗体时,比起原来的SARS-CoV-2病毒,首次在南非发现的三个变种抵抗中和力为20-40倍,首次在巴西和日本发现的两个变种为5-7倍。”

Balazs解释说,中和抗体的工作原理是与病毒紧密结合,阻止它进入细胞,从而防止感染。就像锁上的钥匙,只有当抗体的形状和病毒的形状完全匹配时,这种结合才会发生。如果病毒的形状改变了抗体附着的位置(在这种情况下,在SARS-CoV-2的刺突蛋白中),那么抗体可能不再识别和中和病毒。这种病毒被描述为对中和有抵抗性。

新研究第一作者、MGH病理科住院医师Wilfredo Garcia-Beltran说,“我们发现,刺突蛋白中被称为受体结合域的特定部分发生了突变,更有可能来抑制病毒的中和抗体。”三种南非变异是最耐药的,它们在受体结合域都有三种相同的突变,这可能是它们对中和抗体的高抗性的原因。

目前,所有获批的COVID-19疫苗都是通过教会身体产生免疫反应来工作的,包括针对SARS-CoV-2刺突蛋白的抗体。虽然这些变异体抵抗中和抗体的能力令人担忧,但这并不意味着疫苗不会有效。

与所有病毒一样,SARS-CoV-2预计会在传播过程中继续变异。了解哪些突变最有可能使病毒逃避疫苗衍生的免疫力,将能帮助研究人员开发下一代疫苗,对新的变种提供保护。它还可以帮助研究人员开发更有效的预防方法,例如广泛保护的疫苗,不管发生哪种突变,都能对抗各种各样的变异。

译/前瞻经济学人APP资讯组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