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敲响警钟!研究显示:困扰养猪业的SADS-CoV,竟存在人类传播风险_TOM健康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敲响警钟!研究显示:困扰养猪业的SADS-CoV,竟存在人类传播风险

2020-10-17 13:40 前瞻网   

 

 

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的一项新研究表明,最近给养猪业敲响警钟的一种冠状病毒,竟然也有可能传播给人类。

该冠状病毒株被称为“猪急性腹泻综合征冠状病毒”(SADS-CoV),它首先从蝙蝠中出现,自2016年首次发现以来已感染了中国各地的猪群。这种疾病的暴发有可能给全球许多依赖猪肉行业的国家造成经济浩劫。

敲响警钟!研究显示:困扰养猪业的SADS-CoV,竟存在人类传播风险

该病毒对人类的潜在威胁在实验室测试中得到了证实,显示了SADS-CoV可以在人类呼吸道、肝脏和肠道细胞内感染和有效复制。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2020年10月12日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

敲响警钟!研究显示:困扰养猪业的SADS-CoV,竟存在人类传播风险

虽然SADS-CoV与导致人类呼吸系统疾病新冠肺炎(COVID-19)的倍型冠状病毒SARS-CoV-2属于同一科病毒,但SADS-CoV是一种导致猪肠胃疾病的鼻型冠状病毒。这种病毒会引起严重的腹泻和呕吐,对仔猪尤其致命。

SADS-COV也不同于人类两种流行的普通感冒病毒HCoV-229E和HCoV-NL63。

具体来说,SADS-CoV是一种“鹰钩鼻病毒”(alphacoronavirus),而SARS-CoV-2是一种“倍鹰钩鼻病毒”(betacoronavirus)。“虽然许多研究者目前更关注新兴的潜力betacoronaviruses病毒比如SARS和MERS,但实际上alphacoronaviruses病毒可能同样重要——而且关注其与人类健康之间的紧密联系,考虑到他们可能迅速在物种之间跳跃。”北卡莱罗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流行病学教授Ralph Baric表示。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SADS-CoV会影响人类,但COVID-19大流行有力地提醒我们,在动物身上发现的许多冠状病毒株也有可能感染人类——这一效应被称为溢出效应(spillover)。

自然界中病毒种类繁多,偶尔也会跨越种群,传播给人或者其他动物,这便是病毒学家们担忧的病毒“溢出( spillover )”,而溢出的方式有着各种可能,比如存在中间宿主,食用蝙蝠等野味,甚至可能源于中药。

Baric实验室与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公共卫生专业硕士研究生、研究专家凯特琳·爱德华兹(Caitlin Edwards)共同进行了一项研究,该研究表明,人类可能容易受到SADS-CoV溢出效应的影响。

爱德华兹是这项研究的第一作者,他用猪冠状病毒感染不同类型的合成细胞,以了解其跨物种污染的风险有多高,并监测病毒如何复制和传播。

来自这项研究的证据表明,许多哺乳动物细胞,包括原发的人类肺和肠细胞,都容易受到感染。爱德华兹说,与SARS-CoV-2主要感染肺细胞不同,SARS-CoV-2在人体肠道细胞中生长速度更快。

敲响警钟!研究显示:困扰养猪业的SADS-CoV,竟存在人类传播风险

图:SADS-CoV全长cDNAs的组装。

交叉保护的群体免疫经常可以防止人类感染在动物身上发现的许多冠状病毒。然而,爱德华兹和她的团队所做的测试结果表明,人类还没有发展出对SADS-CoV的这种免疫力。

爱德华兹说:“SADS-CoV来自于一种被称为HKU2的蝙蝠冠状病毒,这是一种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异质性病毒。”他说:“目前还无法预测这种病毒,或者一种与蝙蝠密切相关的HKU2蝙蝠毒株,是否会出现并感染人类。然而,广泛的SADS-CoV宿主,再加上在原发人类肺和肠细胞中复制的能力,显示了未来在人类和动物群体中出现事件的潜在风险。”

针对这些发现,Edwards和他的同事测试了广谱抗病毒药物remdesivir,将其作为一种潜在的治疗感染的方法。

Baric实验室与Gilead Sciences合作开发remdesivir,用于对抗包括SADS-CoV在内的所有已知冠状病毒。这项研究的初步结果表明,它对SADS-CoV有强大的活性,尽管Edwards警告说,需要在其他细胞类型和动物身上进行更多的测试来证实这些发现。

“关于remdesivir的有希望的数据为人类溢出事件提供了一种潜在的治疗选择,”她说。“我们建议,对养猪工人和猪群进行持续监控,以了解SADS-COV感染的迹象,以防止疫情暴发和巨大的经济损失。”

在那些依赖猪肉生产和销售的国家,如果发生更大规模的SADS-CoV疫情,可能会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比如SADS-COV可能对美国经济构成威胁:2019年,美国猪肉产量在全球排名第三。

“毫不奇怪,我们目前正在寻找合作伙伴来调查SADS-CoV候选疫苗保护猪的潜力。”“虽然监测和早期分离受感染的小猪和母猪提供了一个机会,以减轻更大规模的疫情爆发和可能蔓延到人类,但疫苗可能是限制全球传播和未来出现的人类突发事件的关键。”

编译/前瞻经济学人APP资讯组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