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全球新冠疫情什么时候会结束?国外科学家:我们获得群体免疫时_TOM健康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全球新冠疫情什么时候会结束?国外科学家:我们获得群体免疫时
2020-03-26 10:30 前瞻网   

 

随着现代世界的齿轮几乎停止转动,许多人的脑海里可能都会出现这样的一个问题:新冠病毒大流行以及这种社会隔离究竟会在什么时候结束?

没有人确切知道,但那个时候可能不会很快到来。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我们需要获得群体免疫才能结束新冠病毒大流行

大多数专家说,就像之前的SARS和MERS那样,我们已经过了控制病毒的临界点。这意味着COVID-19病毒将会继续存在,而病毒大流行只有在获得群体免疫的情况下才会结束。

群体免疫是指一个群体中有多大比例的人对某种疾病具有免疫力,从而使整个群体不受疾病爆发的影响。而感染人数的确切阈值取决于疾病的传染性,由称为R0(读作“R零”)的基本传染数表示。

当一种新的病毒出现时,没有人是免疫的。就像这次大流行背后的新型冠状病毒一样,一种高传染性的病毒可以像野火一样蔓延,迅速地在一群毫无准备的人中传播。但是,一旦有足够多的人获得免疫,病毒就会受制于免疫力,病毒大流行就会逐渐消失。科学家称这个感染病毒人数为群体免疫阈值。

三分之二的人口需要感染病毒才能达到这个阈值

据目前的估计,这种冠状病毒的R0值在2到3之间,这意味着任何感染COVID-19的人平均都会感染2到3个人。虽然这个数字可以根据我们的行为而改变,但研究人员估计,COVID-19的群体免疫阈值大约是任何给定人群的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在世界范围内的话,这意味着25亿到50亿人要感染病毒。

科学家们还不确定感染了COVID-19的人能够在多长时间保持免疫,但到目前为止,他们似乎不容易再次感染。

让病毒在人群中蔓延是最快的方法

人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来获得对病毒的免疫力:一种是被病毒感染并痊愈,病获得某种程度的抗体保护。另一种是接种对抗病毒的疫苗。

由于疫苗至少需要12到18个月才能完成研发,所以最快的免疫方法就是让病毒在世界人口中不受阻碍地蔓延。根据美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研究人员在3月16日发布的一份报告,在这种情况下,流感大流行将在大约3个月内达到顶峰。

但是....

这种战略将会带来巨大的代价。根据同一份报告,光是受到病毒感染就会导致200多万美国人死亡。该研究小组估计,最终大约会有81%的美国人会受到感染。

老年人和那些有潜在健康问题的人将受到最严重的打击,但是年轻人也可能会受到重创。该研究小组估计,美国医院的重症监护能力最早将会在4月的第二周超载,最终需要的重症监护床位将会是现有床位的30倍。虽然关于这种病毒还有许多未知之处,但大多数专家都同意这个总体预计情况。

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进一步推迟采取行动来减缓病毒传播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代价。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各国都在尝试各种策略来遏制确诊病例的激增,并且有效地压低大流行的指数曲线,减轻医院的压力。这些措施主要包括积极的社会隔离,比如关闭学校,取消大型公共活动,并鼓励人们在可能的情况下在家工作。

社会隔离减少了死亡人数,但延迟了群体免疫

波士顿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家Michael Mina说,成功社会隔离的一个必要的副作用就是随着病例的减少,获得群体免疫力的时间也会推迟。他说,即使我们共同阻止了未来几周的疫情激增,一旦限制解除,病毒可能会卷土重来。

Mina说:“由于在人群层面缺乏强大的群体免疫力,我们会面临着出现第二波疫情的风险。”

社会隔离至少需要持续1到3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

社会可以通过保持广泛的社会隔离来遏制这种疫情复发现象。特朗普政府在3月16日呼吁至少在接下来的15天里保持明显的社会隔离。但大多数专家预计,以避免医院负荷超载,这些措施至少需要在美国实施一到三个月。

如果病毒的传播速度会随着天气变暖减缓的话,我们可能会有一个大的突破,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表明这种情况会发生。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流行病学家Maciej Boni说:“如果这种情况会发生的话那将会非常幸运”,一旦新增病例数量开始下降,就可能会让更多的人重返工作岗位。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报告称,让学校停课并鼓励人们呆在家里可能会在5个月后抑制病毒大流行。但是一旦这些限制被解除,病毒很有可能卷土重来。报告认为,疫苗需要12至18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研发,而在此之前,有必要在全社会范围内采取重大社会隔离措施。

但是这种剧烈的日常生活变化可能很难维持,Boni 说:“这就好像你用保鲜膜挡着一波传染。”

更广泛的诊断测试可以缓解广泛社会隔离的需要

这种严格的隔离是否能持续数月尚不得而知。约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的流行病学家Caitlin Rivers说:“我们以前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隔离的经济代价将会非常巨大,尤其是对社会中最脆弱的成员。

Rivers说:“但我还没有准备放弃韩国和台湾的经验教训。他们已经证明,通过一般的社会隔离,加上广泛的检测、隔离病例和追踪接触者,可以(在当地)控制住这种病毒。”例如,韩国2月29日报告的新增病例数量为909例,创历史新高。从那以后,这个数字一直在稳步下降。3月24日,仅报告了76例新病例。

虽然美国正在加大检测力度,但目前的检测范围还没有许多其他国家那样广泛,这使得该病毒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广泛传播而不被发现。在检测能力显著提高之前,美国唯一能减缓病毒传播的工具就是进行生硬的广泛社会隔离。

Boni、Rivers和Mina都表示,希望待在家里能够遏制疫情的同时,关键是要在未来几个月里迅速扩大检测基础设施,同时加强卫生保健系统。

检测使公共卫生官员能够查明新病例并对他们进行隔离,同时尽可能快地追踪和检测他们的接触者。在潜在接触者出现症状之前对其进行检测和隔离非常重要,因为流行病似乎是由不知道自己已经患病的人造成的。

Mina说,这就好像“我们又回到了疫情爆发的时候,采取了有针对性的措施”。如果运气好的话,这种方法可以在疫苗产生群体免疫之前阻止疫情的传播。

这样一个计划的可行性取决于许多未知的变量。首先,这将需要比目前进行更多的测试;它还需要在病例确诊后进行严格和快速的接触者追踪,这听起来就知道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一些国家已经使用手机跟踪数据来帮助进行这个过程。

一个很大的未知数:所有的这些措施都是可持续的吗?

在这一点上仍然有太多的未知数,我们不知道我们将会如何,以及在何时达到群体免疫。在未来几周,流行病学家将密切跟踪美国新增病例的数量以及检测的总数,以了解社会隔离是否在某个特定地区起到了作用。

Mina说:“看到社会在过去一周的变化真是太棒了,几乎所有人都加入到抗击疫情中。”但他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严格措施的可持续性会受到影响。“社会力量最终可能会压倒科学。”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