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中山六院完成世界首例生物补片重建直肠壁缺损_TOM健康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中山六院完成世界首例生物补片重建直肠壁缺损
2018-07-12 11:34 家庭医生在线   

直肠吻合口瘘对于经历直肠癌根治术的患者来说,想必都不会感到陌生,也是最让直肠癌根治术的患者感到担心的严重并发症之一。根据国内相关调查数据,直肠癌术后吻合口发生吻合口瘘的几率大概在5%~10%之间,吻合口瘘可能会造成腹腔内的严重感染、吻合口狭窄、排便功能障碍等等大大降低患者生活质量的严重后果,增加患者的痛苦。

据家庭医生在线了解到,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肛肠外科任东林教授团队近期成功运用“生物补片”为一位女性患者重建直肠壁缺损,解决了患者“直肠癌术后吻合口瘘、复杂性直肠阴道瘘、直肠重度管状狭窄”。经查文献记录,这是世界上首例运用生物补片重建直肠壁大面积缺损成功的病例。

如同炼狱!

长达8年的病痛折磨 患者多次想自杀

命运多舛,用这个词来形容来自福建的吴姨一点不为过。今年50岁的她自2007年起就与肠道种下恩怨。2007年4月她被确诊为直肠癌,在当地医院做了直肠癌根治术后,术后3天就开始发现吻合口瘘、反复腹胀、腹痛。术后的第9个月,命运再次开了一次残忍的玩笑,吴姨开始出现明显的肛门坠胀疼痛不适,伴有阴道的排气排液,不时有粪水粪渣从阴道流出来,在当地医院诊断为“直肠癌术后吻合口瘘、直肠阴道瘘”。从此,求医之路更曲折!复杂恶性肿瘤,各种“瘘”!保守治疗并未缓解可怕的症状,2008年初,吴姨终于接受了“剖腹探查+回肠造口术”,从此背上“粪袋”

然而,“残忍的命运玩笑”却并未停止,而是反复地持续了8年。

“粪便转流术后虽然解除了粪水粪渣自阴道排出的问题,但肛门坠胀疼痛的症状却经常发作,经常有感染的坏死组织从阴道排出来。吴姨在过去的8年间,反复多次进行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手术。尽管如此,直肠阴道瘘并局部感染的症状仍一直存在。”任东林教授介绍道。

更让吴姨奔溃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造口出现逐渐脱垂,最长的时候脱垂达到20多厘米。造口袋不能使用,只能用保鲜袋;每次排便后,还需要用手将脱垂的肠管推回腹腔,感染、出血等情况屡屡发生!面对如此痛苦、极度无望的生活,吴姨多次产生轻生自杀的念头。

 

 

生命转机!

中山六院任东林团队首用“生物补片”重建直肠壁

8年的痛苦,吴姨终于在中山六院中西医结合肛肠外科遇到生命转机!著名肛肠外科专家任东林教授,在经过非常严密细致的检查,得出了吴姨的全面情况:直肠癌术后直肠吻合口瘘,中上段直肠重度管状狭窄,高位直肠阴道瘘,回肠造口重度脱垂,小肠、盆腔粘连。

如何为吴姨手术才能更好的解决吴姨的痛苦?任东林教授团队认真详细评估病情,展开了激烈的反复讨论,最终决定选择既能有效暴露病灶处理病变,又能最大程度保护病人功能的手术入路:经骶尾正中矢状入路。

周密的准备后,吴姨接受了手术。然而,显露病灶后,医生们又面临了一大难题:直肠后壁缺损长度大于5cm,远近端肠管粘连固定无法游离,怎么办?

“如果肠壁连续性无法恢复重建,将意味着病人可能面临永久造口的状态,”任东林教授指出。凭借着多年的实践经验,任东林教授借鉴生物补片修复阴道壁,实现功能重建的经验,果断采用了——生物补片修补直肠壁缺损的方法。

为什么要用“生物补片”来重建直肠壁呢?任东林教授团队指出,一般的情况下,直肠壁的缺损不大,在远近端直肠对合张力小,直肠是可以通过远近端的缝补自行愈合。但因吴姨在同一个位置经过多次的手术,直肠后壁缺损长度大于5cm,远近端肠道无法游离,完全没有办法通过缝合让直肠自行愈合。使用生物补片,成功为吴姨的直肠壁缺损组织修复提供了一个理想支架,恢复直肠壁连续性,避免吴姨使用永久造口的生活状态,从根源上解决困扰吴姨多年的直肠吻合口瘘,恢复正常排便。

 

据介绍,术后9个月的吴姨已经摆脱了多年顽疾的困扰,恢复正常排便,回归到正常人的生活中去。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广告